口述实录|疫情席卷下,一个普通武汉市民的30天心路历程

口述 | 小 玲 整理 | 沈 林 我叫小玲,生于武汉,长于武汉,除了大学的4年外,我不曾长久地离开过武汉。武汉分武昌、汉阳和汉口三个大镇,我住在汉口,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,那个被查出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,就在火车站对面,离我家大概20公里,市场卖的东西很多,过年的时候,我父母也会去那里采购一些水果。 12月底的时候,我正在南京旅游,当时手机弹出来一条信息: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。我还有点紧张,觉得发生了大事,当下就买了10个口罩。不过,当我结束假期回到武汉的时候,发现大家都很淡定——火车站没什么人戴口罩,小伙伴们也都不把它当回事儿。回想2003年非典的时候,对武汉的影响并不大,那个时候我大概五六年级吧,都不记得有什么针对措施了,好像就教室会消消毒,大家连口罩都不戴,也不用每天监控体温。 后来,武汉政府说可防可控,我慢慢也就放下了心,觉得是不是自己小题大做了? 真正的转折点,应该是看了钟南山院士的那个采访。钟南山在电视里说,这个肺炎人传人。 身边的人一下子就变了行头,走在大街上,戴口罩的人蹭蹭蹭地变多了。我跟老公29号的时候去店里补货,买口罩,很幸运刚刚到了一批,现在成为我和家人出门的必备单品。哦对了,还想表扬一下我的爸爸妈妈,跟网络上那些“顽固”的父母不同,这次他们特别主动地就做好了防护工作,都不怎么需要劝说,省心极了。 我们单位21号放假,我和老公就到了我父母家待着。我老公家在襄阳,本来打算回家过除夕的,不过后来襄阳也封城了,只好跟公婆说暂时不回去了——这个时候,我们武汉的回去过年,反而对他们也是一个潜在的风险吧。 放假后,我们单位需要每天统计一次人员情况。我有个同事,年前发烧去了趟医院,医生跟她说我们没有办法收你住院,你只能自己回家隔离,然后每天去医院打针。我还有一个同事被确诊了,跟我不是一个楼层办公,他已经被收治住院了,祝他早日康复。 我们家还是挺幸运的,没有人被传染,大家都很健康。唯一有点担心的是我的表妹,她在汉阳一家医院当护士,不过也不是疫情的重点科室,不算是一线,他们的防护服也比较紧缺,前两天联系她的时候,她说她们科室的防护服都是轮着穿,比如说我上完白班,然后中班的人要上班的时候,白班的人就把他的那个防护服给到中班的人再用,幸好她的医院不是定点医院,危险性比较小。 如果说一开始我们还有些担心,不过等到中央派了人接管工作后,就踏实多了。后来陆续看到新闻,说上海、广州、四川还有许多地方的医疗队都抽调了医护人员过来,真的好感动。还有很多工人在建设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,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非典的时候没什么感觉,但现在轮到武汉,我们这些留守在家里的武汉人,心里暖洋洋的。 对了,还有很多省份给我们捐了爱心菜,山东的大白菜、江西的萝卜等等,我前两天去超市虽然没有买到,但还是很感谢他们。 对了,那天去超市的时候,发现逛超市的年轻人居多,而且大家都戴了口罩,我妈说,平时都是老年人来逛,我想可能是因为专家说这个病老年人抵抗力比较差,是重点保护对象,所以大家都让老人在家里待着,安全。而且,我们这里的超市物资也挺全的,逛超市也成了这些天自我隔离以后,出家门最远、路走得最多的一天。 还想表扬一下我们武汉的超市,我们去的一家超市,门口放了消毒液还有酒精棉片什么的,如果你要推购物车的话,就可以用酒精棉片消毒了,进超市之前,工作人员还会给你量体温,必须用免洗洗手液洗手,还提供了口罩,感觉比较安心。 单位放假后,我们一直窝在我父母家,这里附近的小餐馆都关门了。逛超市那天路过一家酒店,发现他们养在鱼缸里的鱼都快死了,估计损失不小——说实话,我们也不敢下馆子,只能自己做饭。闲下来,我们就看电视看新闻,看看体育节目,现在没得挑了,我妈还跟我抢电视呢,我只能把电视让给她老人家,拿手机追那个最近上线的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,用最快的倍速看。 这两天也能看到网上一些针对武汉人在省外的评论,虽然有一些评论针对的是整个湖北或者武汉,看到觉得挺难过的。不过我觉得大部分网友还是对事不对人的,希望这个事情过去以后,大家还能客观地看待武汉和湖北。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,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影响小一些,所有人都能够平安和健康。还有就是,我要好好练车技了! (根据采访录音整理,图片来源于网络) 举报/反馈